欢迎光临
提供生活服务_传递百姓信息

忧离世后无依靠‧老妇为智障养子寻亲

忧离世后无依靠‧老妇为智障养子寻亲(雪兰莪.巴生11日讯)一名未婚老妇约40年前领养了一名男婴,岂料养子3岁起便有智障问题。如今老妇已年迈,不但无法安享子福,还得兼负起养育现年近40岁养子的重担。虽然如此,老妇数十年来一直不离不弃充当养子的“守护天使”,但她有感自己将不久于世,因此希望趁有生之年能为养子寻回亲生家庭,避免养子在她离世后无依无靠、遭人欺负殴打及沦落街头。来自班达马兰新村的张春妹(74岁)说,她当年领养儿子是希望老来有个依靠,如今事与愿违,但她并不后悔,且认为这是两母子的缘份。无法照顾自己的生活张春妹指出,40年前,父亲与接生婆帮她找到这名当年刚满月的养子,她只知道养子的亲生父母来自槟城,父亲从事割胶业,并育有至少8名子女。她说,如今父亲与接生婆皆已相继离世,因此她只能单凭手上仅有的资料和一张报生纸复印本,趁有生之年为养子找回亲生家庭。“养子3岁时,学走路时摔了一跤而昏迷入院,结果醒来后智商受到影响,数十年来沟通能力都有问题,无法清楚用言语表达及反应慢。养子如今虽已年近40岁,却是一个`小孩’,完全无法照顾自己的生活。”她声称,养子可自己吃喝和洗澡,但没工作能力,养子早年曾担任家具厂的喷漆工友,但只做了两年便无法继续,这也是养子唯一的工作经验。养子曾就读华小,过后转读特殊学校。张春妹指出,近月来,她常觉得週身不适和腰酸背痛,她有感自己年事已高,可能不久于世,因此决定在有生之年,为养子谋条后路。她说,儘管养子数十年来有智障问题,但她从来没想过要放弃他,直到今天,她觉得自己不得不放手,否则一旦她突然逝世,养子将无人养育,最终可能无家可归而流落街头、被人欺负、甚至被人利用等。她一想到这里就觉得心寒。“我现在唯一能做的,就是尽我最后一口气守护他,并在我离世前给他一个家庭,虽然不一定找得到,但至少还有一丝希望。”包包被抢失报生纸张春妹的养子黄进兴(39岁)要认回亲生家庭,唯一的联繫是报生纸,但这张报生纸却在週三(11日)早上召开记者会前,遭吸毒者偷走。所幸,张春妹一早就複印了报生纸,否则可能连唯一的线索也断掉。週三早,黄进兴于清晨6时许打开住家大门,一名相信是吸毒者的男子闯入住家,抢走他的包包,包包内除了有正本报生纸外,还有邻居所给的现金、住家门匙及小型相机等。针对当初领养前还有甚幺线索时,张春妹说,当年一切手续由父亲接手,因此她记不起还有甚幺线索,但确定养子身上并没胎记和信物。为让养母安心忍痛寻亲人“我要找回亲生父母,我要找回兄弟姐妹……”,黄进兴虽有智商问题,但他依然知道养母年事已高,儘管心有不捨,他却不想养母将来走得不安心,结果他週三泪洒记者会,忍痛接受养母要把他送走的意愿。询及是否要找回亲生父母或兄弟姐妹时,他简短的回应:“要”。再问他为何要找回时,他说:“我会开心……”,但他说着开心的当儿,眼泪不由自主的流下来。当负责召开记者会的班达马兰村长选举候选人柯金胜问他,是否会捨不得养母时,黄进兴终于崩溃,并回应即使找回亲生家人,也不会不要养母。由此可见,张春妹与黄进兴这对养母子,虽无血源关係,但经40年的相依为命,两人的感情比亲生母子更深厚,在场採访的记者也深受感动。守护养子40年阻村民欺负近40年来,黄进兴因智障而常遭人欺负,包括被殴打,但往往只要张春妹一出现,这些恶人即立刻收手,张春妹这40年来犹如黄进兴的“守护天使”。儘管黄进兴如今已年届40岁,但一样遭人欺负,而张春妹每每皆拖着年迈的身躯为养子挡风遮雨,母子情40年不变,两人的情感也感动了不少当地人,唯独一些毫无同情心者,常以欺负黄进兴为乐,行为令人髮指。黄进兴为人乐观和喜爱热闹,有时他与别人“开玩笑”,对方却不懂他的幽默,一些人就会因此还以暴力。针对此事,村长候选人柯金胜指出,邻里间应有同情心,他希望班达马兰村民应停止欺负两母子,并施予援手,展现班村人的关爱精神。他希望黄进兴的亲生父母、兄弟姐妹能与黄进兴相认;至于其他认识黄进兴亲生家庭的人士,也受促联络他,手机号码是012-2901741。靠福利金与卖金银纸过活这些年来,张春妹是依靠两母子每月各300令吉福利金过活,她也在早市售卖金银纸帮补家用,一个月只赚200至300令吉,因此两母子一个月的总收入平均仅有区区800令吉,在物价高涨之际,两人只能省吃省喝勉强度日。有时候,一些邻里也会给点小钱帮补两母子,否则两人的生活更加辛苦。张春妹为了养子,年届74岁还在外工作承受风吹雨打,无法安享晚年,尤其是母亲于4年前逝世后,她更被逼一人抚养养子。养子黄进兴基本资料原名:Ong Kok Lye出生日期:出生地点:槟城父亲名字:Ong Choon Hock(当年从事割胶)母亲名字:Koay Siew Lan(当年35岁)‧2013.09.11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