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光临
提供生活服务_传递百姓信息

书店「麦当劳化」之后:有了「温罗汀」成功先例,可否帮我们找回

在我台大唸书的1980年代,那时没有捷运、网路与手机,却也可能是读书人最幸福的时代,是读书人与城市空间关係最紧密,搭公车或经由徒步站在各种个性书店前翻阅书本,感受手指与书页来往之间透露出来的书香与人文气质,一待就是整个下午。从台大、师大附近小书店、牯岭街旧书摊到火车站前重庆南路书店街,这种风尘僕僕的集体记忆,叫做「逛书店」。

书店「麦当劳化」之后:有了「温罗汀」成功先例,可否帮我们找回1950年代的台北牯岭街旧书摊

但前几天我到重庆南路逛街时,赫然发现书店街地标的「云五大楼」里的台湾商务印书馆书籍一空,变成卖衣服商场,心头着实一震!我的线装书大多来自于此。台湾商务印书馆成立于1947年,二战后不久,超过一甲子。

但这个指标型书店其实并没有消失,后来上网一查,「现将2楼改为『重南参柒市集』,用以贩售回头书、风渍书等品相较差,但不影响内容阅读的书籍,而门市则已搬迁至1段143号(邻近总统府)」,这意味着在现实店面租金压力、连锁书店排挤与资讯社会化,免费资讯一大堆,网路购书成习惯,造成实地买书意愿降低下,实体书店的搬离黄金地段或倒闭,已经成为一个不争的事实。

不仅仅是重庆南路书店从上百家锐减至二、三十家,台北所有的这类独立经营的个性书店,更早如牯岭街旧书店的消失,和台大附近最有历史与特色的唐山书店,曾数度出现关门危机(幸有包括我在内的大学教授等的持续抢救,指明这是如英国剑桥、美国柏克莱大学旁的个性书店,必须保存),都说明了「逛书店」这种人与空间共同构成的人文地景,在今日资讯社会中遭受严重挑战。

书店大型化与麦当劳化

「逛书店」,这种悠闲发现街上某个转角的小书店惊喜,已经被诚品书店的至少三、四层楼的中央空调、精緻装潢的贩卖气氛的连锁书店取代。人们像是去「大润发」「家乐福」「新光三越」等各大卖场、百货公司买各类消费品,原来看起来有些辛苦的到处寻找小书店与消磨挥汗的午后,让书里属于人的灵魂与精神性发光的「逛书店」经验,就逐渐消失了。

因此,个性书店与连锁书店的消长,是一种类似传统杂货店被麦当劳等速食连锁店打垮的社会经济现象。美国社会学家瑞泽(George Ritzer)曾提出「麦当劳化」(McDonaldization)理论观念,来解释红底金字的「麦当劳」的崛起,造成资本主义社会的各类活动迅速也速食化。

「麦当劳化」有四个元素,包括:

    效率(Efficiency):用最理想的方式来完成某项作业 可计算性(Calculability):客观的项目(如销售量)必须能够被量化,而非主观的项目(如味道) 可预测性(Predictability):标準化的服务 控制(Control):标準化的员工素质与产出

诚品书店就是靠类似这样的原则,加上销售空间高贵气氛的虚伪上流社会包装,成为消费文化的象徵,还一路开店开到香港铜锣湾去。在看似最具台湾人文精神代表的诚品「逛书店」,其实后面意味着数以百家的有传统、有个性的书店的消失。现在,其实人们是在进行「麦当劳化」的逛书店。

书店「麦当劳化」之后:有了「温罗汀」成功先例,可否帮我们找回
诚品书店经营,跟麦当劳没有什幺差别|

但怎样找回书店街倒店潮中的「逛书店」书香梦呢?「温罗汀」可以是个参考。所谓「温罗汀」是指台北公馆的温州街、罗斯福路与汀州路构成的区块,2005年以来有意识地透过民间和政府的合作,去凸显一个区域的文教特性,在台师大旁的包括小的,独立的人文社会书店和咖啡厅等形成共同体,以其自由伸展的后现代特质,去对抗诚品连锁书店或商业团体的文化霸权与侵蚀。

全世界书店密度最高的地方在哪里?不在美国纽约,不在加州柏克莱,也不在日本东京或者英国伦敦,而是台湾的台北「温罗汀」!在方圆小于一公里的公馆域内密布至少约四十家以上的特色书店、二十家以上的人文咖啡店,与数家彰显摇滚精神之地下音乐场所,更遑论首屈一指的NGO集中特色,在学院主义与象牙塔教条外,以文化精神驱动出意识窜流、拼贴切分的地下社会。

享受观看书店地景就是胜利

从华文世界第一家女性主义专业书店女书店,全球唯一华文同志书店晶晶书库,坚持推广左派思潮的唐山书店,主张台湾多元族群主体意识的台湾e店及南天书局,简体字人文书宝库明目书社、结构群、山外图书社、秋水堂,吟咏诗歌不缀的诗歌舖子,各具个性的二手书店、古今书廊、公馆旧书城、胡思、茉莉、小高的店等…

到容貌已逝曾为民歌传唱圣地的稻草人民歌西餐厅、叛逆知青据点AC/ DC 、摇滚灵魂迷幻酒吧摇滚阵地、Wooden Top、或坚持至今奋力发音的女巫店、地下社会、河岸留言、柏夏瓦、海边的卡夫卡、小白兔唱片行…,及挪威森林、巴黎公社等催生左翼理想自由言论的咖啡社会,提供青年世代寂寞灵魂的出口。

书店「麦当劳化」之后:有了「温罗汀」成功先例,可否帮我们找回

在「温罗汀」,人们还能用另一位社会学家,德国法兰克福学派的班雅明(Walter Benjamin)的「闲逛者」(flâneur)的心态「逛书店」,「享受观看的滋味就是胜利」(the joy of watching is triumphant)。漫无目的地走着,看着城市地景与书店星罗棋布的美感,人走在路上本身成为风景,钻出书店又钻出,书香梦因此就在这里被找回,我的青春岁月就在这里被定格,成为整个「温罗汀」记忆的一部份,并且不时流动、再现与创新。

这里也有诚品台大店与之和平共处,形成人文社会风景。藉助「温罗汀」成功之例,政府也应该帮我们找回重庆南路和牯岭街的「逛书店」旧梦。这样,通过书店街的新生,才能让承袭传统、勇于创的新人文精神发生。


原标题:书店「麦当劳化」:闲逛找回人文社会的书香梦
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