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光临
提供生活服务_传递百姓信息

书展游园︰「爱情文学」糖衣,认真你就输了

书展游园︰「爱情文学」糖衣,认真你就输了

香港书展为新书提供推广平台,推动阅读风气,本是美事,然而近年被大众媒体批评,负面新闻不断,「书展沦为散货场」已是老掉牙的论述,大抵再无争议。及后少女模特儿写真喧宾夺主,进一步令书展形象破灭。2011年起,贸发局尝试增加文化、学术元素,设有年度作家,举办大型展览,介绍其生平、作品、风气特色,当中包括西西、也斯、陈冠中、董启章和李欧梵,推广严肃文学予市民大众,实为可喜。


2016年开始,书展改以类型文学为主题,如武侠文学(2016)、旅行文学(2017),介绍该类型的十位作家,展览风格转变,由严肃走向流行。对策展而言看似易做,能吸纳流行文学的读者群,人数容易达标,但实际上是自掘坟墓,前两年文学界已有微言。到今年的「爱情文学」,更惹来不少批评,箇中的文化探讨还是留待他人处理(邓小桦在端传媒的文章已有很全面的论述)。本文就书展游园所得,略述一二。

专题展览 马虎程度引人侧目

因应「爱情文学」的年度主题,书展三楼展览厅外的「文艺廊」设立了「文间有情」专题展览,以九十年代作为时间分界点,介绍十位香港爱情文学作家,九十年代前的代表作家包括张爱玲、徐速、亦舒、依达和林燕妮,而九十年代后就有深雪、林咏琛、郑梓灵、天航及Middle。


且不论爱情文学选题的问题和拣选作家的争议,这展览本身就有很多不足,策展无心无力,不带期望,来到展区也感失望。香港贸发局副总裁周启良在发布会上说︰「期望让广大书迷从芸芸优秀的爱情文学作品中,对世间真情有更深入的体会。」然而展板上,只概述十位作家的个人资料,讲述他们何时出道、有何成就、有何作品等等,维基百科式的资料转述,丝毫感受不到「世间真情」,也不能深入了解作者的作品特色,更遑论明白何谓「爱情文学」。书展的对象是社会大众,可以理解展览要秉持平民化,但不代表可以简化得只有基本资料,在网上也搜寻得到,其马虎程度引人侧目。

展览收集到绝版小说、手稿和作家的物品是惟一可取的事,如张爱玲在北角兰心照相馆拍的一辑照片,林燕妮喷上香水的手稿、席宴会时经常使用的十个手袋,郑梓灵写作用的一张书桌,深雪的手绘画作、水晶枱灯,Middle在巴士上写作用的手机等等。对书迷而言,可以透过这些收藏窥探作家的生活,如从亦舒的手稿可见,她会在某些页码上画上眼睛、雀鸟等图案来代替「0」这数字。知悉作家们创作的小习惯,实为「文间有情」展览最有价值之处。另外,展区内会播放部分文学作品的改编电影和舞台剧的片段,亦刻意放置旧式座椅,打造怀旧戏院的风格,打算让大家透过影像进入作品。这些细碎不完整的影像是否能让读者了解作品,真的见仁见智。

整体而言,「文间有情」专题展览看看就好,认真就输了。不要期望看展后加深对「爱情文学」的认识,十个作家中,只有张爱玲谈的是严肃文学,流行文学数量多而杂芜,很难疏理出「爱情文学」的脉络。作品如何呈现爱情、爱情背后的思考、作家的爱情观完全没有提及,展览只是表面的人物介绍,未能深化。如果你本身不认识这些作家,展品也只是支离破碎地呈现着,变得没有意义。年度主题只是包装的外衣,是幌子,内里空虚无物。


IMG_1271

展区内播放部分文学作品的改编电影和舞台剧片段,让入场人士透过影像进入作品。


IMG_1256

虽然展出了作家的物品,但专题展览只是表面的人物介绍,未能深化主题。


讲座有辣有唔辣

专题展览不济,只好期待对应的「年度主题︰爱情文学」讲座,如陶杰、甘国亮、林若芬「林燕妮香港七十年代爱情文化观」,沈西城、郑明仁「三毫子的爱情世界」,邓小宇、黄念欣「蒙妮坦与玫瑰是怎样炼成的──六十年代的依达与亦舒」,宋以朗和冯睎乾「破解张爱玲的三个秘密」。深雪、郑梓灵、天航及Middle也会现身,分别出席不同的讲座,与读者现场交流。当中不少场次值得期待,望能弥补专题展览的不足,真真正正能带读者进入有爱情、有文学的探讨。

另外「名作家讲座系列」请来二十位名家,包括香港的李欧梵、李玉莹、马家辉及周洁茹;台湾的龙应台、骆以军、几米、胡晴舫;中国内地的张抗抗、北岛、芒克、野夫;马来西亚的戴小华,及侨居日本的李长声等等。讲座上,除了谈论他们创作历程点点滴滴,也会分享心得见解。同时,今天(7月22日)更有「追念刘以鬯先生——『文坛宗师』的花样百年」纪念活动。这讲座系列的讲者阵容,确实令人翘首以待,个人认为是八大讲座系列中最为瞩目。

书展游园 一同坚守文化命脉

行遍书展各馆,有着浓厚的「散货」格局,以折扣招徕人流,「新书八折」、「一百元三本」、「买满五百会有折扣」诸如此类的叫卖此起彼落,显然是商业主导了文化。毫无疑问贸发局办展是用商业思维,书展是商业活动,所谓「散货场」,也是你情我愿,书商角度,做到生意最为实际;读者而言,买书省钱,何乐而不为?

书是商品,要接受市场规则,但是书又不同一般商品,它有着精神及思想层面的嚮导,有着文化意涵,是其最重要之处。赚钱之余,深层次的推广、介绍也应比一般商品多,认真卖书的书商会选出一、两本重点书籍,花心力向读者推介,这才能彰显书的价值。然而会场内,人流聚集、镁光灯闪烁之处,依然是落在青春少艾的模特儿身上,写真集大排长龙。除此以外,大家便是在抢购特价书籍,但见旁边用心经营的人眉头深锁,人群里淡淡悲凉。

近年行书展都喜欢逛一些独立书店、文化组织或外地参展商的摊档,有时候会买到绝版书籍,或者找到书展发售的新书,如香港文学馆的摊档售卖韩丽珠首本散文集《回家》,以至董启章及黄碧云等人的评论合集《沉默发条》。至于外地参展商便首选台湾,台湾图书出版事业协会有大量独立出版社的书,包括一人出版社、南方家园出版社、逗点文创结社、奇异果文创等等,他们的书有着不同野视和多元文化,到此寻宝定有惊喜。虽说香港书展诸多不足,但本土、海外,都不乏有心推动文化、文艺的机构,值得欣喜。

每年都对香港书展死心,信誓旦旦说明年不会再来,结果来了一年又一年,大抵是因为有心人默默地努力,作为支持也好、共渡时艰也好,总带着对书本的情愫。书展是文化界、出版界的大事,书展办得差,绝不是浪费了二十五元入场费那幺简单,还代表着香港的文化命脉出现了问题,关係到出版社、作家、书店及本土的文艺活动,希望香港书展深思这经济活动架起的、肩负的文化任务。


IMG_9489

香港文学馆推出韩丽珠首本散文集《回家》,以及董启章及黄碧云等人的评论合集《沉默发条》。


IMG_1228

台湾图书出版事业协会有大量独立出版社的书,能提供不同的野视和多元文化。

相关推荐